一起萌萌! o(≧o≦)o
推推 金光布袋戲★霹靂布袋戲
≈小段子之類的堆積地≈

【葬儒】歸向

少年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心真正的歸處——曾經感到驚慌無措或是懸宕不安,這些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卻都在見到少年時,慢慢地安定了下來。有人陷害他、誤會他,只有少年正視他,不厭棄仍是瘋癲不已的他,挺身為他辯駁,更甚是求情。

「修儒啊……」

聽得大哥的低喚,修儒馬上放下手邊碾磨草藥的工作,來到了無情葬月身邊。

「大哥你在笑什麼?」

「我哪有笑?是你看差了。」

「明明就有……」修儒狐疑地看著經過長時間藥物與針術治療、已恢復正常的無情葬月,習慣性地唸在嘴上:「該不會大哥的瘋病有殘存的後遺症?等一下一定要再為大哥診療一次……免得他又變得瘋瘋的,我也跟著頭疼……」

「喂喂、你又在唸什麼了?修儒啊!我先說,我不要吃藥,我的...

+

【軍兵】第十一年


+

【佛門雙尊-法濤無赦X一步禪空】佛說


趁著一把熊熊的萌之魂(?)還在燒,趕快剪了佛門雙尊的MV!老夫老妻神馬的根本就是來閃瞎人家的眼睛惹~ 我也蠻喜歡阿霞~ MV裡的阿霞最後那個轉身大概(?)就是很瀟灑(?)的放手了(毆)放下一步禪空(又或者是青奚宣)的執著這樣XD


+

【廢始】非你莫屬

+

【網恨網|正劇架空】如果黑白郎君是新任帝尊

★概略設定: 黑白郎君打敗戮世摩羅後,取得鬼璽,統領修羅國度。目前定居魔世。

☆正文還沒有寫出個所以然來,我的野獸就不受我的控制想要出門奔跑了……囧rz

=====


+

【恨網恨】命運

+

【網恨網|現代|段子】這小鬼是我家的03

這孩子,小小的年紀卻有著同齡孩童所沒有的硬氣。這樣的硬氣支持著他到了今天……是領養前的人事或環境使然嗎?
迴繞在耳邊的抽噎聲聽上去是那樣地彆扭,網中人愣愣地替孩子 一一揩去那些堆積在眼眶邊的淚珠,微溫的濕淚沾在指尖上,孩子的千般情緒彷彿就這樣滲入了他的體內,一陣心悶的感覺霍然湧出,滿滿地佔據了他的整個胸腔。
南宮恨強行壓抑著,不讓滿腹的委屈衝破那最後一道自尊的築牆,即使扁著嘴、流了淚,也不許自己輕易地撲向最最親近的人懷中使勁所有力氣去嚎啕大哭。
「他們說我沒有爸爸跟媽媽,說我是個沒有人要的壞小孩。——我說我有你!」南宮恨握著拳頭,硬是含了兩泡眼淚,紅通通的眼珠子像極了白兔子。
「再哭...

+

【網恨|正劇番外|段子】夢囈

※腦洞的來源是這張圖ヽ(●´∀`●)ノ

※繪者的微博在這邊


=====


  靜寂的黑夜中驟然燃起了劇烈的火光,沖天的焰火正殺戮著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灼熱的焦躁感透過空氣傳遞到肌膚上,身周的空氣越見稀薄,身軀越感沉重。抬眼望去,所見的火紅卻將原是一片蓬勃景色燒成了焦黑的深淵,生機消失殆盡。
  星火雀躍地跳動,眸光灼灼,更勝燎原大火,瞳孔深處倒映了一抹身影——心心念念著,那個失去蹤跡的魔、那隻可惡的蜘蛛。



  緊鎖眉頭,黑白郎君難受地低吟。
  「醒醒!黑白郎君!」
  在那個熾熱的空間裡,大地不停地、劇烈地震動著,天空也如崩潰一般地幾近碎裂,恍然間,再向前踏進一步,卻倏地...

+

【網恨網|現代|段子】這小鬼是我家的01

雙手抱著大疊文件的曼邪音踩著跟鞋,快速又響亮的走路聲停在了總編輯的辦公室門口,曼邪音從門縫探頭進去,猝不及防地喊道:「網中人快接三線電話——你家小鬼的學校來打的!」
……又闖禍了吧。
網中人推了推滑下鼻樑的眼鏡,面無表情地撥開攤開放在辦公桌上的一堆資料,按下按鍵,接通了電話。



今天臨時請假,就為了把這小鬼從學校給帶回來,先不說明天上班時可能看見辦公桌上可被堆積如山的文件淹沒的景象……這小鬼,到底是被別人胖揍、還是胖揍別人一頓?這幅淒慘的模樣……實在是讓他分辨不出來。雖然小鬼不太可能被人壓著打而不還手。
「去把自己洗乾淨。」
「拿冰敷袋給我。」
「把急救箱找出來。」
啊,居然還真的都乖乖聽話……這種情況需不...

+

【恨網|正劇番外|段子】蝕生

   魔生如廝,蜿蜒至此際……怎有可能無所憾恨。蕩神滅說的沒錯。幾經蛻變大法洗鍊,諸多往事變得不再清晰,對於修羅國度的情感與責任感也變得淡漠,曾經作為帝鬼的魔之右手,叱吒風雲,但如今的妖神將已不復當初,流失一切的記憶缺口無法彌補——
  汩汩的鮮紅蔓延一池血色,頰側沾染了乾涸的暗紅,網中人疲倦地闔起雙眼,沉沉地喘息著。
  「你果然在此。」
  「……網中人是一個懦夫,更是你黑白郎君的手下敗將。你又……」
  「——又何必再來尋你嗎?網中人,你確實令我感到憤怒,也讓我失望透頂。但你,始終是網中人,是我,是南宮恨傾盡一生所尋求的對手。九界之內有誰能理所當然作為黑白郎君的勁敵,與我並肩相較!南宮...

+

© 自耕農碎仔〃★ | Powered by LOFTER